近日,美国平均汽油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

近日,美国平均汽油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
近日,美国平均汽油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这对将于今年11月迎战中期选举的民主党政府而言,可能是灾难性的一击。有分析称,美国总统拜登正在考虑“向现实低头”,以缓和油价。据彭博社报道,全球最大的独立原油交易商维多集团(Vitol Group)6月5日表示,即使美国与伊朗无法就恢复2015年的核协议达成一致,美国也可能允许更多受制裁的伊朗石油进入全球市场。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考虑放松对“宿敌”伊朗石油的限制,拜登政府此前也还在斟酌其他方案,比如“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购买俄罗斯石油。此外,在“欧佩克+”6月2日同意提高石油产量后,美方还释放消息称,拜登或还将于7月访问沙特,此举或将逆转此前颇为紧张的美沙关系。对伊朗石油“睁只眼闭只眼”维多集团亚洲业务负责人迈克·穆勒6月5日在迪拜咨询公司海湾情报(Gulf Intelligence)制作的一档播客中表示,“美国可能会允许更多伊朗石油流入市场。”穆勒分析称,如果降低油气价格成为美国11月中期选举中最受选民关注的议题,那么拜登政府可能会对此前受到美国制裁的伊朗石油流入国际市场“睁只眼闭只眼”。换句话说,为实现政治利益,降低国内油价,允许更多石油进入市场而非继续对伊朗石油执行严格制裁将是更明智之选。眼下,平抑油价已成为影响中期选举结果的关键议题。美国广播公司(ABC)6月5日发布的民调显示,超过80%的美国人表示,经济问题、通胀和不断上涨的天然气价格是决定他们今年11月如何投票的最重要问题。而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民众对拜登处理这些关键问题的支持率都偏低。不过,在穆勒释放出该消息前,美国曾就石油运输问题与伊朗产生过“摩擦”。据路透社5月26日报道,三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在希腊扣押了一艘载有伊朗石油的俄罗斯人运营的油轮,不仅没收了船上的石油,还将其转运到美国。伊朗政府对此表示强烈反对,该国外交部表示,船上货物被扣押是“国际海盗行为”。除此之外,当前美伊在伊核问题上的谈判也停滞不前。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5月31日指责美国“优柔寡断”,导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没有进展。石油交易商也对谈判各方达成协议感到日益悲观。尽管美伊尚未在重返伊核协议上谈妥,但美国国内飙升的油价或迫使拜登政府做出妥协,缓和与伊朗的关系。美国汽车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20日,美国每加仑(注:1加仑约等于3.785升)汽油的平均价格约为2.39美元。而截至2022年6月4日,每加仑汽油的平均价格已飙升至4.81美元。汽油价格追踪机构GasBuddy石油分析主管帕特里克·德哈恩预计,全美平均油价将达到每加仑5美元的可能性日益增加,而且最早可能在6月17日达到。另据福克斯新闻6月4日报道,自2021年1月拜登执政以来,全美汽油价格上涨了一倍多。“抄底”俄罗斯,欲与沙特“破冰”除了考虑放宽对伊朗石油流动的限制,拜登政府甚至还计划“抄底”俄罗斯石油,并打算重新拉拢沙特,千方百计增加石油供给。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美国等国的施压下,欧盟领导人于5月30日同意在年底前禁止大部分俄罗斯石油进口。不过,此后不久,拜登政府却在考虑低价购买俄罗斯石油。据彭博社6月2日报道,拜登暗示,美国可能允许对俄罗斯的某些原油销售设定价格上限。“我们正在考虑可以做些什么(以降低油价),甚至可能包括购买低价俄罗斯石油这一选项。由于俄罗斯人有极大的需求来出售石油,因此油价将远低于现在的市场价格。”对于美方这一考虑,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日回应道,尽管制裁给俄罗斯造成了困难,但无论如何,俄罗斯不会亏本出售任何东西。与此同时,在“欧佩克+”同意提高石油产量后,拜登正在考虑访问沙特。此前,拜登曾因2018年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被杀事件而将沙特称为“贱民国家”,其在竞选时还承诺要让沙特王室成为“社会弃儿”。实际上,自俄乌冲突加重能源危机以来,沙特阿拉伯对美国的态度一直是“爱答不理”,“欧佩克+”此前还拒绝了白宫要求其加快增产的呼声,坚持其逐月逐步增加供应的计划。不过,在美国近几周一系列的外交斡旋,以及近日欧盟宣布对俄大部分石油实施禁令后,沙特开始转变立场。在6月2日举行的“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成员国同意在7月、8月增产64.8万桶/日,较此前计划的增产43.2万桶/日增加约50%。但由于增产力度充其量只能算温和,石油市场仍将保持紧张,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不跌反涨。值得注意的是,在“欧佩克+”国家中,目前只有沙特、阿联酋拥有大量可以迅速增加的闲置产能。协议发布后,白宫方面表示欢迎,称赞沙特在“欧佩克+”达成共识和促进增产方面起到的作用。此外,据美联社6月2日报道,在能源价格的压力之下,白宫正在考虑对沙特进行访问,希望对方增加石油产量。不过,拜登的沙特之行仍存有较大的不确定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4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拜登任内的首次中东之行或被推迟到7月,这一延迟访问的举动引发外界质疑。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称,近一个月以来,拜登和他的核心圈子一直在为是否前往沙特而苦恼,这或预示着美国和沙特修复关系的工作可能仍面临阻碍。对于“欧佩克+”决定增产所带来的影响,《华尔街日报》评论称,这对沙特来说可能是外交上的巨大突破,但对国际油价的缓和仍是“沧海一粟”。澎湃新闻记者 王露责编:侯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