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本报记者 张佳星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是关键的变量

(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本报记者 张佳星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是关键的变量
◎本报记者 张佳星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是关键的变量。”4月16日—17日,中国医学发展大会召开,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在会上指出,作为国家科技力量中极为重要的医学部分,亟待充分给予支持和发展。  据介绍,中国医学发展大会是中国医学科学院主办的医学界谋划国家医学发展的年度平台,邀请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和两院院士围绕医学、药学、医学工程、医学教育等领域的发展与创新进行研讨。与会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医学卫生健康科技创新存在着“量不足、质待高、碎片化、不均衡”四大问题,亟须构建能够体现国家意志、服务国家需求、代表国家科技创新最高水平的国家医学战略科技力量。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体系是国家医学战略科技力量的核心内涵之一。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乔杰表示,我国临床医学的需求端和供给端发展不平衡,应当以产生临床问题的医疗机构为引领力量,整合带动其他主体,明确发展重点,扩大“供给端”科技供给半径。同时畅通科技支撑体系保障链条、营造临床医学可持续发展的适宜环境。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蒋建东表示,把中国的药物研究做好,应该面向人民健康、面向临床需求,不能只在实验室里靠看文献去开展新药研发。药物研究人员应与临床紧密衔接,深入一线寻找健康问题,然后回到研究所,通过深入的研究,科技支撑健康中国的建设。  王辰建议,应通过设立专项资金支持国家临床研究、建设专科临床研究网络、制定临床数据标准体系、建立高素质临床人才培养体系、完善研究型医生职业发展激励体制,从根本上改变临床医学投入不足、全国临床研究网络未成体系、临床医学科技人才匮乏、高质量高水平临床研究产出少等现状问题。在医学投入方面,仍需加强。王辰表示,我国的医学投入与欧、美、日、韩等国在占比上差距较大,在推进构建国家医学卫生健康战略科技力量过程中,亟须设立专门的国家医学健康科学基金,不断完善国家医学战略科技人才体制。  中国工程院院士赵宪庚也谈到了医学投入的问题,他表示,构建国家医学卫生健康战略科技力量离不开核医学、医药的强力支撑,而我国研发团队技术及资金薄弱,多止步于基础研究,导致放射性原研新药匮乏。目前这一状况正在好转,我国首个医用同位素中长期发展规划发布后,医用同位素自主供应体系、放射性药物研发体系、高端核医疗装备研发体系的建设工作均已启动。与会专家还从大科学计划、健康医疗大数据建设等角度对国家医学战略科技力量的构建提出了战略与政策建议。  与会专家在继续强化科技资源配置的整合优化、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的科技攻关、建设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加强基础研究方面达成共识,认为应始终坚持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打造国家医学卫生健康战略科技力量,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服务医学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责编:海闻